img067  

要是有人問我這生有甚麼遺憾

我會不假思索回答:希望有生之年,能再吃一次

三十年前成功嶺學二師第五旅第十三營營開伙的

收假白麵條消夜和加菜的魚丸湯,就不枉此生了

 

說起魚丸湯,沒上成功嶺前

對我來說,是尋常家常湯,再平凡不過了

唯一一次稍有好吃'印記'

是當時還在開壁紙店的四姑媽

很有創意煮生力麵,先撈起生力麵

再用湯頭煮幾粒魚丸

我曾試過,但手拙,煮不出四姑媽滋味就算了

 

後來一次二姑媽來店聊天

才知在日本時代分別考入菊園百貨公司

總督府遞信局(現在電信局)第一銀行的

大姑媽,二姑媽,三姑媽,都算是當年女生不錯的工作

 

不過電信局上班的二姑媽

嫁給永樂市場著名龍王魚丸攤二姑丈

就辭去工作跟著賣魚丸

可惜的是等我上高中想去買時

龍王魚丸攤位已頂讓給他人

 

直到上成功嶺唯一一次中秋節加菜

同桌同期拼命啃加菜才有的雞腿

只有我雞腿不吃,因為那鍋魚丸湯

實在是這輩子我吃過最好吃的魚丸湯

(好喝在湯頭,記得成功嶺是三絲丸)

所有加菜都讓同期吃

我'獨沽一味'一碗又一碗的純飯(當年都是糙米)舀魚丸湯

當湯泡飯,忘了吃幾碗,反正就是吃到肚子撐不下為止

 

奇怪的是,從此印象中,好像只有台北有在賣魚丸

念書的台中和當兵的高屏都是賣三絲丸

 

第二懷念的魚丸

是我大三,大四利用中午

到台中工業區惟全食品打工

每天中午,獨自一人開貨車

到台中以國光國小為主

忠孝,太平,大仁為輔的營養午餐送貨兼收餿水

 

一次已經火燒眉頭,快中午十二點,卻還不能出車

說是契約規定,小學生午餐必備的'一肉'主菜

供應商還未送來

望穿秋水,最後總算送來

一看原來是熱騰騰剛出爐包肉魚丸

香味已經夠讓人想起成功嶺要流口水了

 

惟全食品老闆還要將所有魚丸

再倒在工廠特製滷汁鍋浸一下變黑色

那次也是非常好吃的難忘經驗

這兩次高峰後就再也沒吃過可堪比擬魚丸了

 

差強人意的是當兵末期曾到淡水三芝大片頭

負責接收海軍雄風飛彈海鋒大隊接近半年

問題這種科技部隊,我只會管帳,寫財務報表,關餉

沒有任何飛彈專業我看得懂,更別提幫上忙

 

部隊是不會允許閒人的

剛好那時還是海軍的三年兵時期

海軍嚴格的專業簽證制度,驗收過了才能晉升一兵及上兵

不像陸軍和陸戰隊時間一到,一定能升一兵上兵

 

海軍當兵三年,一兵退伍的比比皆是

意即海軍的上兵和下士缺,在三年兵時期很少

沒任何飛彈的我,自動變成常常當下士押車車長

去淡水買菜或去海三軍區加油

也才第一次在淡水老街吃到好吃道地淡水魚丸

當然還是比不上成功嶺和打工那次經驗啦,一嘆

創作者介紹

金晟發冠軍磁磚,白馬磁磚經銷行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