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7月16日,手中拿著向陸戰隊七十七師報到的兵單
獨自一人背著簡單行囊,到松山火車站報到
一到車站
乖乖不得,竟然我有那麼多台北的同梯

上了莒光號專車,一路南下到了屏東
接駁的陸戰隊軍車,載我們到龍泉時
遠遠的就聽見
雄壯,威武,嚴肅,剛直,安靜,堅強,等宏亮口號

進入龍泉的第一眼,是看見某連上一梯學長托槍行進
令我詫異的是學長們,竟然著白汗衫出操,並不是傳說中的打赤膊
或像成功嶺時,著軍服出操

另一連學長則虎虎生風的,在打莒拳
因龍泉分成南北二營區
所以印象中,只記得這兩連出操的學長
其它連學長,可能在另一營區照表操課

下車後,先開始分連
分成大專,有念過一天高中的,國中以下,三種報到區塊
(前兩種聯隊涉及簽轉服官預和領士)
分完連,先去理平頭,再領裝備

一穿上軍服後,和氣的班長們,翻臉比翻書還快
開始凶神惡煞的下各種命令,一切都是緊張匆忙
全連弟兄被班長帶到北營區的福利社
限時採購一些規定內的個人用品
例如洗衣粉,牙膏,牙刷,衛生紙之類
這也是我龍泉新訓中心一個半月,唯一一次到福利社的經驗

因為以後上述這些個人消耗品,都統一登記由班長代購
必須要到我退伍前,才有機會因為押車重返龍泉
以後有機會再專文敘之
(聽說南營區還有郵局和洗衣部.但是我全然沒印象)
 
折驣半天總算吃完飯,洗完三分鐘露天戰鬥澡後
第一次在教室坐下,連長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和連上幹部後
命令我們寫一張只需簽名的所謂報平安家書後,再簽一張遺囑
剛來就要簽遺囑,心中百味雜陳,真不是滋味
 
說真的,在教室應該沒超過半小時,都是在填一些資料
忽然緊急集合哨聲響起,天啊,才幾點啊?
班長開始宣布操體能,已有同梯緊張的臉色發白
被437梯的張斐*班長看見
大聲咆哮:今晚有人會被操死噢張班長命令大家穿白汗衫,迷彩短褲
三分鐘後,連集合場集合完畢

"脫上衣"三動動作完畢後,就開始伏地挺身,開合跳
交互蹲跳(腳跟一定要踢到屁股)感覺就這樣操到地老天荒
最後,操到身體虛脫,攤倒到床上,沒做夢
感覺剛閉上眼睛,起床號聲就已響起
就這樣,結束我第一天的難忘陸戰軍旅生活
 
我是四營十四連,當時龍泉新訓中心指揮部
下轄四個營十六個連,每連的幹部嚴重不足,很少連上有副連長
士官長倒是每連都有至少一個以上的老士官長
但這些有濃厚大陸鄉音的老人家不是在伙房
就只有在每月關餉時才會現身
 
幹部不足,卻又攬了那麼多事,除了訓練本隊新兵外
還要代訓警專和海官專科班學生,還有後備軍人教召
所以每連都要編足十二個班的編制,以應付龐大的訓練能量

所以會出現 連長一位,輔導長一位
排長一位,三位上士排副降級當班長
加上九位上兵,下士,中士班長,共十五位幹部
這是最多的
我們隔壁連只有十四人,二位預官排長再兼班長
回想起來,在龍泉當教育班長還蠻累的

本連有一位一百多公斤的待驗退同梯
很奇怪,這種體型,加上他有嚴重的心臟病病史
居然還要來龍泉複驗等報告
一等就是二周,班長們竟然沒放過他
他雖然無法同我們一同出操
但班長命令他,每天頭上頂著一個裝滿水的大水桶,繞著連上跑
雖然自己都自身難保,但還是覺得太殘忍了
一定會驗退的,何必如此呢?龍泉新訓中心第二天起床號響起
匆忙盥洗完畢,連集合場集
 
合早點名完畢後
附帶一提的是
所謂"匆忙",比起小弟當年在陸軍成功嶺大專集訓時
則是優閒太多了

此話怎說,早點名集合時間一模一樣
但陸戰隊是國軍唯一純美式作風軍種
不用折棉被,沒那美國國時間
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是真正要作戰用的
所有棉被蚊帳,全部塞入第一天所發的忠誠帶裡面
對於笨手笨腳,當年成功嶺每天摺棉被豆腐干大感苦惱的小弟
只有這點,是小弟天大的福音

言歸正傳,早點名完開始跑步的"熱身"
這哪是熱身,操體能都操到快虛脫了,等一下如何跑步呢?
熱身完畢準備跑步時,胡連長宣布第一周是"零基周"

所謂零基周,就是晨跑要"循序漸進"
第一周好像只跑一千公尺,第二周好像跑二千公尺
第三周才恢復正常跑三千公尺
因為年代久遠,正確數據還望前輩指正
(下部隊第一天就要跟上跑五千公尺21分以內)

其實就只有晨跑有"循序漸進"
其他訓練,除了射擊預習立姿吊鋼盔
鋼盔裡面不像部隊還放磚頭這二項外
印象中其他操法(文明話是"訓練法")則和下部隊沒什不同

但班長們還是冷嘲熱諷,說我們太好命了
說以前學長,龍泉報到第一天就要跑足三千公尺
而且腳上要綁沙袋跑,唉 ,這要如何比呢
 
好不容易熬到第一個周日會課日
一大早, 父母親竟然已到營區
細問才知 ,神通廣大的遊覽車業者
早已安排專車
凌晨深夜 ,舊北投區公所前集合發車

父親還私下告訴我
自從小弟抽到海陸後,母親私下常擔心流淚
讓我心疼不已

不由得想起,各位學長抽到海陸籤時
母親應該私下都有流淚吧?
我曾經認識一位房姓小,自小父親早逝
她母親四處打零工,拉拔她和她弟弟長大

她弟弟就是抽到我們海陸,她媽媽幾乎崩潰
哭紅了眼,大喊上天為何對她如此不公
孤兒寡母,實在令人動容
 
私想,可能是那支阿榮當兵藥商廣告中
蛙兵學長搶背的影像,深入人心吧?
加上抽到海陸籤後,鄰居三姑六婆,都來加油添醋
說當年我**當海陸多操多操
沒當過兵的女人家,有誰不會害怕呢?
好久沒看到那支廣告了
也對,阿榮也該退伍了,呵呵
 
謝謝民國61年龍泉4營14連董台生排長長官
 
(連長魯祝華,輔導長袁英)
提供當年14連214梯學長受訓老營舍珍貴相片
83026746_2653032884977172_4010590592139526144_o.jpg 101096274_2653034971643630_8073339009423638528_o.jpg
 
謝謝510梯謝凌文學長.提供4營16連珍貴老營舍相片
 
101504907_2656881434590503_887753565236363264_o.jpg 101551648_2656881367923843_4744435468907577344_o.jpg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