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第二個還是第三個會客周日

有一位同梯的母親,一聽寶貝兒子說

龍泉為怕我們學兵中暑虛脫,嚴格限制每人每日飲水量

後果是大家都大口大口偷喝自來水,(其實是抽水機抽上來的地下水)

 

她一怒之下,跑去向指揮官告狀

本營長和連長馬上被記小過

聽說本營上一梯次才操死人,曾赴美受訓前途似錦的營長

才剛被記過沒多久,本連又錦上添花

 

而連長是一位非常優秀的陸官五十五期正期班上尉(外號"胡司令")

被記過的打擊可想而知了,那天下午懇親會家長剛走

全連馬上全副武裝集合[沒背忠誠袋]八位班長

站在八卦八個方位,由值星班長下令,變換隊形集合

這就是"小學級"海陸八卦陣,出伏進,滾進,蛙跳,伏地挺身,全副武裝提槍快跑等操

操得大家晚餐根本吃不下飯,當然,晚點名的周日收心操照常操

ps:1小弟之前有提及,區公所兵單上的報到單位是陸戰隊第77師

這裡向各位學長前輩補充一下

是區公所便宜行事,還用早已裁掉六年的77師印章

來當新兵兵單報到單位

 

根據國防部公開發行的"陸戰隊薪傳"這本書裡顯示

77師成立於風起雲湧,兩岸關係緊繃的1979年,

和66師,99師相同有四個團,

別是661團在麟洛xx營區,662團在龍泉北營區

663團在龍泉南營區、664團在潮卅xx營區 ,加上恆指部共同組成77師

不過77師已於1984年被國防部解編

 

ps:2

龍泉還有 1: 忠誠操:班長將忠誠袋裡東西 往連集合場地上丟,還需計時歸位

後來下部隊才知道,是要杜絕弟兄偷藏黃色書刊等違禁物品

2: 跑小衛星:連隊跑步時,落隊者被罰的人再繞著部隊跑

但和下部隊後的小衛星完全相反

部隊是班長繞著落隊者大力用腳踹  

3: 跨海大橋:身體撐在寢室兩張床舖中間做伏地挺身

  4 : 螞蟻上樹:好像是在五百障礙場旁

班長下令往含羞草或瓊麻處衝刺並臥倒

憑良心說,本連是穿厚重操作服出此操

聽說北營區弟兄,還是穿白汗衫以肉身來操,差很大

---------------------

因為我只有當兵四年前的陸軍成功嶺大專集訓隊有限經驗可以比較

世界是公平的,每個人都有強項和弱項

我的強項是深信勤能補拙

例如陸戰隊很重視的拉單槓前後滾翻

一開始也和其他新進弟兄一樣無法做到

但多吊死豬幾次,伏地挺身梯次操做久

手臂自然有力可輕鬆完成前後滾翻

 

而我的弱項是手藝很差,陸戰隊是無所謂啦

但成功嶺每晚的縫名牌針線,對我來說,可就苦不堪言了

想起來還會深深嘆息不已

到現在還是搞不懂,為何每人只有二個名牌 ,一件送洗

另一件固定每晚同一時間

整個成功嶺二萬名阿兵哥,同時拿起針線拆線拿下名牌,再縫上一次名牌

 

世界上,大慨沒人比我縫針線縫的還爛,縫的又慢又難看,丟臉死了

還有棉被和蚊帳要折的像豆腐乾,我也是笨手笨腳

對我來說簡直是酷刑,真的很想偷懶不蓋棉被睡覺(反正是夏天,很悶熱)

但根本沒那機會,因為關燈前

班長們一定會檢查大家蚊帳棉被有無完全打開,真是整人為快樂之本

 

這二件事後來造成我很大陰影, 一想到畢業後的服兵役

單單這二件事可能會讓我當兵被整得很慘

就覺得毛骨悚然,很不想當兵

 

沒想到畢業後我竟然抽到海軍陸戰隊,整整一年十個半月

我沒摺過任何一次蚊帳棉被

所有陸戰隊阿兵哥沒哪個美國時間,

操體能磨練戰技時間都不夠了,全部東西都塞入忠誠袋裡

當然也沒縫過任何一針名牌,全部都是拿去眷村小店花錢請人代勞

 

想想陸戰隊真的很特別,是國軍唯一軍風酷似美軍和以色列

豪放不羈,大而化之,但戰力一級棒

其他陸,海,空,憲兵,則感覺深受舊普魯士和舊日本皇軍

那種一絲不苟,嚴肅剛直,不苟言笑,嚴格自我要求服裝儀容軍風影響,戰力也很好

二者都很好,不需比較,只是對我這種手藝特別差的人

還是陸戰隊較適合我

 

還有可能成功嶺大專集訓隊時候身分是學生

當然不能和正常陸軍新兵養成訓練相比

以我有限的成功嶺上經驗(可能因為成功嶺是示範營區,會有許多長官會來督導)

所以成功嶺的長官非常重視環境清潔打掃

這也是我們當時每天花費時間相當多的部分

 

據說陸軍的高級將領特別重視抽查廁所

說廁所清潔與否,可代表一個部隊的軍紀和戰力

所以成功嶺時 打掃廁所和拔雜草是每天重點

成功嶺陸軍班長更累,還要利用休息時間漆油漆以應付上級督導

 

但來到陸戰隊龍泉新訓中心後,感覺似乎來到另一個國家軍隊

每間廁所都骯髒到異味撲鼻的地步,幾乎沒有任何打掃環境的時間

(好像都是龍泉指揮部勤務連弟兄在打掃,人數有限,上級又不重視)

 

當時多麼期待 每天能有三,五分鐘也好的打掃環境時間

以短暫讓肌肉稍作休息,但連這卑微願望都連想都不敢想

除莒光日外,印象中,龍泉沒有任何室內課程

都是從早在戶外操到晚

 

陸戰隊長官督導重點和成功嶺完全相反

只有二項 一是抽查槍枝保養有無確實

另一項則是抽測各項體能戰技

至於環境和廁所衛生,則完全無任何陸戰隊龍泉長官關心聞問

就是操體能,操就對了

**************** 

龍泉的莒光日,是小弟待過所有部隊,唯一有上到整個上午的

下部隊10:00看完莒光園地後,就要出操了

不像龍泉看完電視後,還有'分組討論'

記得某周的莒光日分組討論時,所有班長和我們學兵,都乏味的幾乎快睡著了

忽然,指揮部有高級政戰長官前來突擊督導

首先,坐在後們的最菜466T班長打瞌睡被抓包,長官破口大罵

其實466t班長真的很累

除要背值星外.他值星那周.指揮部無預警抽測幹部5000公尺

最菜的他.被臨時代理的張斐順班長交接那幕.我印象真的很深

*********************

記得龍泉第一個周日營區懇親時

小弟剛好出攤位登記會客公差

忽然看見剛被假釋的美麗島受刑人張俊宏陪同,立委妻子許榮淑

來本連登記會客

那時還是老立委時代,他們兩人很少有機會上電視

所以龍泉班長沒人知道他們身分,還有班長想追前來會客的漂亮同梯姐姐

同梯是他們獨子,很乖也很低調

畢竟那時反對黨還是莒光日的"三合一"敵人,不低調也不行

或許是之前的陸軍李文忠事件鬧得滿城風雨,也造福了低調的同梯被公平對待

 

回想起來,當時雖已解嚴,但還是不折不扣的動員戡亂時期

有一天晚點名,胡訓亮連長訓話說了:要不要台獨試試看

令人訝異的是,竟有一位中原工業工程系畢業的同梯(還是眷村子弟)

回了連長: 只要全台灣二千萬同胞投票(那時好像是這個數字)同意台獨,

當然可以試試看 (對不起,小弟不願評論政治,只是忠實反映當晚實情)

說完大家都愣住了,小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完蛋了

在這種場合,說出如此不符當時軍中主流價值的話

全連都要被拖下水,被大操特操了

 

記得很清楚,驚愕的連長看了集合場上的輔導長後,就沉默不再說話

二十年後回想 應該是忌諱連上有立委公子

若因此事而大操特操的話

鐵娘子立委肯定不會善罷干休,本連一定成為新聞重點部隊

 

後記:低調的同梯兵運欠佳,抽籤抽到66師步兵,結訓假收假時

他語重心長對我說:他家長有認識一位陸軍少將,本想幫忙關說照顧一下

但是那位將軍重病住院,他父親認為此時若是去醫院拜託很不禮貌

只能保佑同梯陸戰步兵生涯自求多福

***********************

電視劇'新兵日記'一開始,火車上那種同座偶遇變成同連,我就真的遇到過

記得在松山車站坐上莒光號專車後,坐我旁邊的同梯

拿著一把巨大的樂器,(忘了是法國號還是薩克斯風)

有點好奇加上漫長的車程,就和他滔滔不絕聊起來了

 

原來他大學是念甲組第一志願台大電機系,

有點不敢相信如此高材生沒當預官,

難不成和我一樣,因為翹課平均操行成績未達八十分沒資格考預官,

聽他講完,才發現竟然有人如此清楚當兵

未來二年自己的定位和規劃,真是大開眼界

 

來是是他台大工學院的別系學長告訴他,千萬不要考預官,

一來少尉預官軍官將較於士兵,想要以'支援'名義調到其它單位可說困難重重,

說句誇張點,同單位只要一個校級長官就能調動士兵'支援'到退伍,

預官就算有將軍想調動'支援'也不容易

何況你還不知道預官結訓分發時會不會抽到金馬獎前線籤

 

二來國防部示範樂隊的預官缺相當少,想進去比登天還難,

還不如當阿兵哥,中心結訓前的選兵

只要技術夠,身高夠高(那位同梯身高超過180公分)被選中的機率相當高

部隊又在台北大直,離家近,二年不須拿槍,可和自己最愛的樂器終日為伍

所以他放棄考預官,下火車報到後

 

果然他和我分發到同一連四營十四連,

只見他第一件事,就是請求連上長官幫他保管心愛的樂器

結訓前,果真國防部示範樂隊有來龍泉選兵,同梯當然被選上

在全連弟兄的衷心祝福下,北上大直,

唯一遺憾的是,全連第一個認識他的小弟,到現在還未聽過他的現場演奏

無論如何,祝福同梯一切順遂如意

**************************

我龍泉新訓中心連長是胡訓亮上尉

南投出生,陸官五十五期 民國七十八年八月晉升上尉

歷練新訓中心排長,輔導長,副連長等職務胡連長

 

你在某天晚點名曾說過:只要是陸戰隊弟兄,將來都是國家中流坻柱

連長期許各位弟兄,每天不要有遺憾 再怎麼不可能的夢想

只要努力實踐 就算未成功,其實就算成功了,因你已盡力,

這句話讓我脫胎換骨 的確,不管在事業或感情上

從此以後我從未有遺憾 連長謝謝你 祝福你也永無遺憾

 

除了已經介紹過的胡連長外,本連副連長從缺

第二號長官是輔導長,他是陸軍官校五十六期正期生

好像所有陸戰隊軍校正期生都須經輔導長歷練,這是小弟的福氣

 

陸軍官校正期出身的輔導長果然就是不一樣

除了壓的住所有班長外,連胡連長也對他忌憚三分

連長和輔導長對連上所有出操課程

雖然完全授權唯一的預官排長

(萬年值星,最後一週才由快退伍的排副領導上士接手,稍微喘一口氣)

和班長來執行,但是他倆絕對在現場坐鎮

 

有一次張班長操的太過火了

被輔導長當場制止,並痛斥:你給我小心點

雖然以後並未再發生相同狀況,但大家以後出操時

只要看見輔導長在場,彷彿吃了定心丸般鎮定

知道再怎樣操,都不會把大家操死

這種有能夠平安活下去的感覺真好

 

輔導長下來是連上唯一的排長,預官39期

看的出來所有班長,只是形式上的尊重他

排長人很好但是他背值星時

只是負責下令由值星班長示範操作班兵

動作做錯時,他也無法示範標準動作給大家

這在強調任何阿兵哥

都可要求所有幹部接受各項體能戰技越級挑戰的陸戰隊來說

班長心服口服還有點困難

 

但陸官正期出身的連長,輔導長可就不同了

有一次值星班長示範刺槍術和另一次示範莒拳

兩次班長都被連長打槍,說不標準

其實我看班長的動作已經自嘆弗如了

但連長跳下來親自示範刺槍術和莒拳道後

才知道一山比一山高,這才是領導統馭

/tmp/phpSUktg3

我的公司臉書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n20101125

金晟發LINE的ID:0932080995

FAQ:如何向金晟發購買磁磚

【關於金晟發】來店&來電

給想上網購買磁磚的客戶的叮嚀注意事項

http://an20101125.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spref=fb

http://an20101125.pixnet.net/blog

https://blog.xuite.net/dadanono458/dadanono458/585591254

http://blog.udn.com/an20101125/5585988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