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078  

從海軍角度來看,說真的,原海軍的領士常士

本職學能真的沒話說,陸戰隊士官戰技體能也沒話說

但飛彈畢竟是一門專業科技

海陸軍官雖只受過速成班,但軍官只是作決策,下命令〈雖然我還是覺得很扯〉

 但士官可是執行命令的骨幹啊,但海陸士官因人數眾多

又一股步兵至上的氣勢 ,原海軍根本沒人敢管

 

但原海軍士官陸續不斷退伍,沒有海軍新血注入,接收的海陸士官

我認為,真的沒能力,去懂諸如雷達,電子,損管等專業 ,士官

不管在何種性質部隊,都是以專業來建立威信,我不認為海陸的體能專業,有辦法信服人 

 

 再從陸戰隊角度來看:

飛指部可能是陸戰隊唯一329戰技體能免測單位,每位弟兄都必須備戰

〈有些是坐著看儀表〉不是陸戰隊接萬寧那種體力型戰備,人數固定

一個蘿菠一個坑,所以要如何跑五千公尺呢?

 

還有交接清冊上,竟無任何一支木槍,表示他們從未刺過刺槍術第二交集,令我十分駭然

全陸戰隊弟兄都會刺的第二交集,他們似乎連看過都沒有,這樣算是陸戰隊嗎?

 

還有,既然換穿海陸迷彩服,那至少要有基本基地防衛固守能力

總不能還要友軍支援基本 步兵自衛戰鬥,那不是太扯了

 但跑五千公尺實在不可行,飛指部各連隊都是小營區

不像其他陸戰弟兄,大都在大軍區, 愛跑多遠皆可

 

而飛指部各連在海軍苦心經營下,從外幾乎看不出是軍營,若要跑五千

勢必要跑出營區

想像答數,軍歌,槍托,S腰帶抽打落隊弟兄,新兵哀嚎聲,那豈不太招搖嗎?

 


美軍陸戰隊清楚告知不,管任何專業,所有美軍陸戰隊,都以步兵自許

我們可以容忍一支任何戰技體能管道訓訓練.都不需要的陸戰隊部隊嗎?
 
 
由於當時檞數飛彈還由204營接收中,而拖式飛彈功用實在和反艦飛彈差太多

也就是當時整個陸戰隊沒有任何一顆成軍防空或反艦飛彈,也沒人懂此類飛彈

 

小弟私下認為,上焉,應該曉以大義,直接留下海軍原大隊長及重要幹部

 

若不成,次者,向海軍總部申請有海軍武進陽字號經歷者接任

再不行,跨軍種向空軍防砲警衛司令部借將,都比我们陸戰隊合適

 

行政院長郝柏村(注)卻下令兩個月內

要陸戰隊成軍接戰,,指揮官,參謀長,各連,排長,幹部

都去受飛彈速成班訓

只有幾小時就要成專家而且有權發射飛彈,這就是為何接不下去的原因

 

飛彈是一門科技專業,無法速成

舉例,單我看498T新兵從早背到晚飛彈準則到我歸建75天

還沒看到哪一位通過驗收海〈軍規定驗收過才可放假回〉想起來

有點像北洋軍閥張大帥時代,還好那75天沒發生意外,天佑國軍

 

尾聲: 最後在眾多矛盾反彈聲中 ,國防部作出撤銷飛指部 ,並歸還給海軍的決策

筆者和其他接收幹部於同年三月十六日歸建陸戰隊原單位

結束這短暫,但令人難忘的跨軍種之旅

但陸戰隊新訓中心所提撥的潛龍二號498梯陸戰弟兄 ,則轉換軍種 ,永屬海軍

 

[歸建回到左營]

 

81年三月十六日歸建那天

一早剛踏入204營營區的瞬間心情十分複雜
離開了大半年的我
心中嘀咕我是否還能重新適應原部隊生活嗎
所謂景色依舊人事已非
正是我剛回部隊報到的寫照

昔日朝夕相處共患難的末代三年兵學長
已經退伍到只剩469--474這六梯了
見到學長們的感覺真好
可惜470T張菲學長因為某天進入營部時
被張營長以學長服裝不整為由
將他解送輔訓隊管訓而未見到

苦盡甘來的469T細漢學長已經熬到待退紅軍
一聊才知道,329國軍體能戰技大會才剛抽完簽
本排雖然沒有中簽
但抽籤前那段日也操夜也操得非常時期裡
刺槍術精湛的細漢學長雖然是待退紅軍
但如同一年前同一時間砲王紅軍學長翻版並不得閒
努力教導並示範新進弟兄刺槍術第二交集

那天好像是星期一
印象中上午應是全副武裝的各連出基本教練出操
可是那天卻好像有高級長官前來政令宣導
所以本營各連都將部隊帶來本排餐廳看電視教學
驚見彈藥連帶隊值星班長是我同梯
只剩二個半月就要退伍的同梯還在背值星
體專畢業的同梯
不是一直在支援司令部游泳池救生員這個爽缺嗎?

同梯趁空檔向我敘舊並吐苦水
他是329國軍體能戰技大會抽籤前,被歸建回彈藥連的
他還是最菜的值星班長
剛接棒黑軍470T周學長的值星任務
彈藥連是照梯次背值星的
目前由472-475T這幾梯弟兄輪流背值星

照梯次背值星真的比照好
舉例看電視時,中間有彈藥連弟兄私下聊天
被同梯低聲威嚴喝道:給我店店(台語安靜)
頓時鴉雀無聲
反觀補給連和本排都是480T以後學弟在背值星
本排還有492T一兵何X德學弟在背值星 ,真是前所未聞 ,令人大吃一驚

說到何X德學弟
我回去那天他剛好剛休連休假五天
新任本排王陽仁排長
(五十七年次,從彈藥連副連長調來本排,北市中正高中,中正理工專科畢業)
指定我這五天代理值星
簡直是電影軍教片翻版
從未背過一天值星
卻已經領了八個月的步兵班長領導加給的小弟
就這樣回部隊第一天
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下
人生卻地熟的帶起部隊來

的確人事已變
支援連連長調來營部當庫儲官還是補給官
新任新任支援連連長連長則由司令部被服官接任
(國防管理學院76年班正期生)
新任支援連輔導長
則是新近調來本排476T林X成的同梯
兼淡專同班同學轉服役四年半官預

配屬本排的支援連經理庫補給官還是梅國X少尉預官
補給連副連長則調來營部當人事官
分類官李宇中則調升陸戰學校校部連副連長
團長已由盧煌欽改由林東進接任
團處長也由夏德鈺換作陸戰隊飛馬豫劇隊隊長接任

精實案持續緊鑼密鼓實施中
本團實際員額已經減少四百多人
從1300多人被裁到只剩九百多人

 

[第一次背值星,文康哨中正堂看電影]

 由於從飛指部海鋒歸建時,我梯次算夠老了

所以軍旅生涯第一次背值星 ,遠比想像中順利

 

不知道是自己新兵時的學長制太重

還是因為忽然上面沒有幾位學長

 所以覺得自己回到排上後心態非常輕鬆沒什麼壓力

 將心比心我不想再讓新進弟兄背負那麼沉重的壓力

 

所以卸下值星隔天就是周六

 是陸戰隊一周七天唯一晚上沒排課最輕鬆一夜

 周日晚上未下坡弟兄還要提早收假接受收心操訓練

 我吩咐接手值星的武男除衛兵外

 

全部帶隊到文康哨的中正堂看電影

 留守弟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那天軍官不是放假就是散步假

 比我老的學長正在享用他們的慰勞假或積假

 

沒有人比我老,我說了算

 就這樣和排上弟兄欣賞"火箭人"這部電影

 過了我歸建後的第一個周末

 

附帶一提的是

 當時電影院小廳制已成主流,偏偏我又是一個懷舊狂

 到文康哨中正堂看電影才知道

 除了票價便宜以外

 

最大驚喜是竟然還有二樓座位,真是令人不敢置信

 古老但乾淨異常還有老台鐵車站才有的濃郁飄白水味道

 (例如北縣山佳火車站廁所)

 

讓我看電影時時光彷彿倒流

 又回到早已被拆除改建豪宅的兒時北投老中興戲院

 心中充滿濃濃的幸福感

 希望文康哨中正堂永遠不要改建成多廳院的小廳制電影院

 

周日收假後

 休假回營的弟兄馬上知道我帶留守弟兄看電影的事

 學長們也不反對

 

於是我首開先例,以後至少到我退伍每逢週六夜

 留守弟兄都會一起帶隊到中正堂看電影

 不過比較過份的是

 每次從排上帶隊去看電影路上

 弟兄們好像是要向沿途的團部連,警衛連,102營弟兄炫耀似的

 

一路上不斷精神抖擻大聲唱歌達數

 回想起來有點太超過

 

不過有一次我還真的遇到一起受銜接教育時很要好

 的102營無多連顏XX學長(外號指揮官)

 遇到學長的感覺真好

 

注:必須提出有關郝院長部分是遙指部小道消息,無法證實

 張友驊在他著作裡,有提到小弟海鋒時

 當時文人國防部長陳履安建軍理念和海軍出身劉和謙總長有出入

 還導致部長曾和聯參有口語衝突,至於可信度多高,就要問張先生了

/tmp/phpSUktg3

廣告時間:給想上網購買磁磚的客戶的叮嚀注意事項

我的公司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an20101125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