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081
由於從陸戰隊飛指部歸建事出突然
 
回到204營,除了第一周代理五天值星外

我完全沒有任何業務

行政士業務,有師父幫我'隔代挑選'的徒弟在做

 

值星呢,由於梯次的斷層

由484T曾武男下士和一兵492T何建德弟兄,兩人輪流值星

這是很罕見的狀況,傳統都是三人在輪值星

但沒辦法,領導士官缺都是破大冬470T,471T還有474T學長三人在占

都是待退狀況,不可能背值星

 

衛兵呢?二個五人哨,每月可排珍貴的五天連續輪休

我幾乎已經整整大半年,每周都有回台北家中休假

我若進入排,專職安全士官五人哨

最菜的479T鄭貴城弟兄,勢必要被踢出

鄭弟兄是張營長,從補給連調來的屏東農專畢業大專兵

我實在做不出這種事

 

風吹雨淋,督導狀況多的營門正哨,則是中鳥弟兄站的

而夜間營門加強副哨,因為精實案兵源減少關係

早已被張營長撤哨,所以我無哨可站

既無業務,也不用站衛兵的我

就和比我老的幾位學長,過著每天難忘的最後待退軍旅生活

 

其實從每個人最後待退時間選擇

可看出一個人的生活態度

除了473T張佩東學長,因為下部隊第一天就進入伙房

所以473T東東學長,利用最後待退時間搬回排上大通鋪

哪裡都不去

 

整天慈祥面帶微笑,津津有味品嘗部隊所發生任何事

尤其是晚點名梯次操是473T學長最有興趣的

(因為以前473T學長待在伙房廚房弟兄不用晚點名)

 

其他學長和我,則循排上待退老兵慣例

跑完五千公尺,吃完早餐,值星班長分配工作時

(莒光日和其他有長官要來視察的日子,當然例外)

都是報出糧抹庫公差

等值星班長將我們幾位公差名字名牌,貼上中山室牆上的管制版上後

大家就放心,憑個人興趣各自找地方混,當然還是在左營軍區內

 

但這個海軍和陸戰隊混居的軍區實在有夠大

有時若需押車士官,看心情,看地點,有時會押車外出

我比較怕死,都快退伍,押車外出出事的話會倒大楣的

 

印象中只有因為我太想念龍泉了

有押一次車回龍泉

豪爽莒拳班出身的474T林振祥學長,則熱愛押車外出和弟兄們

大口自由自在喝維士比

 

有的學長真的喜歡,每天到糧抹庫納涼

我偶而也會去,這個名義出公差地方走走

除了喜歡找庫長477T林俊傑弟兄,喝茶聊天外

更喜歡品嘗最新入庫的最新鮮牛肉罐頭和豬肉罐頭

天啊,世界上怎會有如此好吃的新鮮罐頭,想到就流口水

還有最新鮮的野戰咖啡,也是好喝到不行

 

那段退伍前待退每天四處出公差鬼混的日子

讓我在不同營區,巧遇以前學生時代的同學

第一位是還未去海鋒時,已經提過的小弟高中成功中學隔壁班同學

同學是交大電子系畢業高材生,當兵時是陸戰隊司令部資訊官(預官39期)

 

第二位也提過 天下第一營

大學學長-101營人事官林丈傑學長(預官39期)

其他四位則全是小弟待退時撞見的

第一位是有一天小弟忘了何事到司令部

遇見高中同學白清圳(現在永豐金證劵副總經理)

雙方都大吃一驚,他以為我去屏東念書,算算時間我應早已退伍

 

我的吃驚程度不亞於他

同樣換算時間,同學他應屆考上台大,現在應也早就退伍

何況同學念的是植物系,怎麼跑來司令部找預財官

 

原來同學考上植物系後,才發現他對植物一點興趣也沒有

沒興趣成績自然好不起來,加上他想轉的商學系銀行組

對於同校農學院的普通物理,普通化學,還有其他植物專門學分都不承認

白同學只好降轉,大學多念一年,才變成我的同梯

 

台大商學系的學歷,被忘了是六十六師師長

還是該師某步兵團團長,選為自己貼身的財務士

他是從清泉崗南下出差,到左營和司令部預財官對帳

所以聊了幾句,他還要趕回台中

 

第二位是我有一天,為了打發時間

特地走到海軍地盤的海軍福利社(該福利社有女服務生)

巧遇另一位高中同學

 

原來同學換算梯次也是我同梯

只不過他是海軍,同學應屆考上海洋學院放棄,重考考上新竹交大

就在我們相遇的福利社不遠處-海軍救難大隊服役

他告訴我,高中班上應屆考上台大資訊工程系兩位好同學中

就有一位王傳聰同學是在附近的海軍艦令部當電腦兵

(陸戰隊暱稱海軍艦令部為"五角大廈")可惜已於一年前退伍

 

不然三位高中同學共聚一堂,其樂也融融

就從巧遇海軍同梯救難同學開始,一直到退伍

同學帶領我走遍海軍軍區內各"娛樂休閒"場所

 

一樣在同一軍區當兵

海軍的光武樓,不但有餐廳還有包廂的KTV

最最重要是,有以當兵時眼光算是"西施級"的女服務生

 

至於跟著同學走過的海軍單位發現

海軍的大門衛兵是用槍身較長的五七步槍

槍托置地往前推出四十五度角,真是輕鬆

不像我們陸戰隊,都是用六五步槍槍背帶,纏住手腕持槍方式,站衛兵

一個持槍,一個推槍,怎麼差那麼多呢?

 

還有更扯的,有些海軍單位門口衛兵只帶根小木棍和哨子

公然坐著看書,這也算站衛兵

 

另外兩位則是我到勝利營區打混時遇到的大學同學

一位同系,另一位不同系

但他們都是陸戰隊九十九師659團的中士政戰士

不同系那位同學語帶驕傲說:他不用站衛兵

他是中士,所以是騎單車查哨

 

想想有些感嘆,一樣是同學

若是台大畢業,根本不需靠背景,長官搶著要

私立大學,除非像我那兩位同學大學有教官推薦

能送政戰學校受訓當政戰士

其他像小弟一樣私立大學畢業生,若無背景

否則就只能像油麻菜籽般,認份地任由命運來安排

 

最後提一下

當年我們排上老兵,幾乎人人晚上戴耳機,聽吳樂天的'廖添丁講古'

等我歸建已經下坡了,也如法泡製,買了一台小收音機,聽吳樂天講古

真的會入迷,他的台語講古講得真棒

我的台語功力因此大增

 

例如排上有一位彈藥連調來的467梯宋學長-外號"細漢"

聽了講古才知,'細漢'是大哥的小弟

到北部三芝飛指部後,仔細觀察,南部來的弟兄,也很愛聽

有一位屏東弟兄,說他從六歲聽到現在,真是不可思議

aboutImg

廣告時間:給想上網購買磁磚的客戶的叮嚀注意事項

    文章標籤

    海軍陸戰隊 當兵回憶

    全站熱搜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