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提過那位年僅十六歲的美麗小護士,她家住屏東林邊

父親是以生產當地著名的黑珍珠蓮霧為生的農夫

一口濃濃的屏東腔國語

一頭烏黑亮麗,用心梳理的髮髻,搭配她清純秀麗臉龐,真是楚楚動人

 

加上她很好被虧

許多弟兄,很喜歡在她巡房檢查藥袋拜託弟兄們吃藥時虧她

那位海軍弟兄就是此中高手

 

有一次那位海軍弟兄硬是不肯吃藥

逗她虧她到小美眉最後脫口用台語說:

你要我保證藥到病除才肯吃藥,你以為這是仙丹喔

 

這番男女調情對談,讓旁觀的我,聽得真是有夠心猿意馬

整個魂魄,似乎都被那位小美眉勾過去了

但我再無羞恥心,也不敢追求她,我大她整整九歲

不是三十九歲vs三十歲,而是十六歲和二十五歲

兩年前的新兵第一次外出休假,街頭搭訕相差七歲

我都已經覺得像在摧殘民族幼苗了

何況我即將退伍,撇開南北距離不說

我的心思開始被退伍後,台北即將展開的新生活所逐漸佔滿

 

一心幻想雀躍的是

想像故鄉台北某棟玻璃帷幕,光鮮亮麗的上班族生活即將迎接我

以為等上班後,台北多的是像"東京愛情故事"般

追也追不完的"真命天女"上班女孩,唉,太天真了

 

反而是另一位較無人注目的那位小護士同班同學

在我歸建回部隊最後一刻,遞給我一封信,就急忙離去

回到部隊後打開信一看,天啊?是千紙鶴

說完這些紅男綠女往事,提些其他海總記憶吧?

吃飯方面,是向連上行政士徒弟

申請以天計算的每天六十五元現金伙食費

 

我吃得很簡單

都是在海總員工餐廳和福利社解決

每天六十伍元伙食費措措有餘

服裝則沒人在管,軍服,便服任君選擇,我是習慣穿海陸短袖迷彩服

偶而外出書局,圖書館看書(其實也是在偷喵美眉啦)則換穿便服

 

住則更簡單,我是陸戰隊的

開玩笑,晚上熄燈,睡袋打開地上隨意睡,就可一睡到天亮了

雖然早上起床,常發現蟑螂就在我臉龐走動

 

離開海總那天我記得很清楚

是民國八十一年五月初的某一天

因為那天海總難得發佈動員令,管制所有軍人進出

能用的人力全去打掃醫院上下

 20200426_152229~2[1].jpg

原來是剛上任不到三天的"海龍王",海軍總司令莊銘耀上將

要來海軍總醫院視察

雖然我不需打掃,但冷眼旁觀,心想新任總司令日理萬機

哪有那個美國時間逐層一一視訪

看哪間病房廁所馬桶未清這種雞皮蒜毛小事

 

果然被我料中

海軍獨特歡迎吹哨聲響起,大家就知道總司令來了

我也好奇從窗戶往下看熱鬧

只見一台好長的超級加長型豪華賓士禮車

新任莊總司令被隨從開車門恭迎下車

接受海軍總醫院院長行禮如儀的送往迎來

全程沒幾分鐘,莊總司令就乘坐原車離去

/tmp/phpSUktg3

廣告時間:給想上網購買磁磚的客戶的叮嚀注意事項

我的公司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an20101125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