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母親的一位姑媽(我們稱為姑婆)

日本時期嫁到天母的農家

 隨著中美防禦條約簽訂

伴隨而來的大量美軍眷屬進駐天母

 姑婆索性不務農了

 把中山北路七段的幾甲農田,全改建成俗稱的"阿兜阿厝"

 出租給美軍駐台軍眷,當起專業"收租婆"來了

 

加上老爸的三姊,我的三姑媽

越戰時期經營美軍俱樂部

和現在的北區海霸王前身 樂馬飯店

 

所以我的美國夢第一次接觸

就是隨長輩,到某美軍俱樂部之類的地方

 那時才剛上祠堂附設的幼稚園

 可以想像小弟當時幼小心靈受到多大的衝擊

 比後來小學上的"天堂與地獄"

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281895846

 要大得多了,因為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對比啊?

 

那時北投還是標準的農業時代

 祠堂附設的幼稚園,貼滿鍾馗之類面目猙獰的凶神惡煞門神

 看的是黃俊雄的布袋戲

 陸上交通運輸還是以牛車為主

 客戶向家裡訂購紅磚,還要先寫訂購單寄信到內湖磚廠

 磚廠再用小船

 把紅磚從內湖循基隆河水運到北投淡水河邊

 再由北投著名的牛車班,從碼頭駁運到店裡來

 連買個紅磚,都要以如此緩慢的十九世紀方式來進行

 

相對的,當時才四五歲的小弟

 永遠忘不了那次美軍俱樂部初體驗

 就是一進去櫃台上面有一台,現在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果汁機

 那時小弟卻是瞪大了眼睛輒輒稱奇的

 看著橘黃色的果汁不斷上下循環

 更吃驚的是,老外想喝多少就喝多少都不用付費

 

小時候,雖然家父每月都會至少帶全家

 上各省館子或台北圓環打打牙祭

 但家母總是耳提面命說:絕不能喝果汁,可樂,因為太貴了

 所以要是沒記錯的話

 我到高中,才用零用錢買了生平第一罐可樂和果汁來喝

 

回到主題

 第一次的美國初體驗就如此震撼

 接下來是半夜跟著大人起來看衛星轉播的三級棒球

 看到不管是賓州威廉波特還是印州蓋瑞城或是佛州羅得岱堡

 和家父常帶小弟去看球的老台北市立棒球場

 後者相較於美國棒球場,感覺落後程度也不會少於二世紀

 

說到棒球,有一次晚上父親要去天母一位客戶家裡收帳

 我也跟著去,途中經過天母美軍棒球場

 那晚剛好有比賽,天啊,夜間照明明亮的程度宛若白晝

 球場裡面任何角度看來,都是如此新穎先進

 和電視上看到的美國舉辦世界盃比賽球場

 完全沒有任何落差

 那時還不知道有"城鄉差距"這個名詞

 但那晚天母美軍球場一瞥,就讓我有美國沒有城鄉差距這種印象

 

不久後,學校的棒球隊受邀到美軍球場和美國學校的棒球隊打友誼賽

 班上棒球校隊的銀姓同學回來後大肆吹噓

 說什麼可口可樂要喝幾罐隨他們喝外

 還有一些是明顯的胡扯吹牛

 例如有美國小朋友隨手拿真的手槍給他們摸

 

小學四年級時,高考考上海關的五叔

 只做不到一個月就不敢繼續上班,改考特考到某公家機關

 

做了一陣子公務員,正想考慮換跑道到民營公司時

 政府忽然派五叔到美國馬里蘭州幾個月

 學習當時十大建設所需的某項專業

 

這可不得了,當時還未開放觀光,中正機場才剛動工

 所以整個家族,不知多少人都到台北松山機場幫五叔送行

 印象很深的是,五叔的行李重點竟然是一台大同電鍋和台灣白米

 因為大人不是說美國什麼東西都是世界最好嗎?

 需要甚麼就買什麼,再帶回台灣送人

 那天我也不知道跟人在興奮甚麼東東

 抬頭望著飛機西行,我的心也彷彿跟著五叔到美國

 

漫長的期待,五叔終於回來了,由於當時出國不易

 更何況是大家心目中世界最先進的美國

 所以細心的五叔幫每個人準備了禮物

 

五叔送給我的並不是我最期盼的玩具

 反而是一本精緻的英文圖畫書

 就是用畫的,旁邊寫英文名稱(例如畫一隻狗旁邊寫dog)

 

但當時一個英文字母也看不懂的小弟

 只把這本"天書"拿到學校,當成小孩的炫耀工具

 新鮮感過後,就束諸高閣,涼拌去了

 

小學五年級下學期,班上來了一位轉學生仁

(現在林口長庚血管外科名醫柯博仁)

 仁剛從美國底特律回台

 舉家被公司外派美國才九個月,就因仁的父親思鄉情切

 向公司堅持請調回國

 

那時我的小腦袋瓜完全想不透

竟然會有人放棄美國那個天堂

 回到農業時代的北投定居

 

全班同學都對美國回國的仁好奇到了極點

我也不例外

一有空就圍在仁的身旁,嘰嘰喳喳問有關美國的任何事

 

印象比較深的是仁說:

在美國任何商店買任何東西都是可以退貨的

對照小學時,台灣還沒有服務品質,可稱得上的百貨公司

要等到大學時,東區sogo百貨開幕,才算是台灣的百貨公司元年

此事後話不表

 

其實也沒機會問仁美國事多久

因為六年級一開學不,久仁就發生嚴重斷腿骨折意外

直到快畢業才回到學校

 

理論上,幾乎整年沒上課的仁要留級一年

但在體貼的導師考量仁是八歲入學的所謂'年尾啊'小孩

 

如果留級一年,萬一聯考有個閃失,仁豈不是連重考機會都沒有

就要投筆從戎服兵役去,所以破例讓仁順利畢業

 

升上國中

我又和仁在北投國中同班

一年級十一個男生班,有五班是所謂升學班

 我和仁這班,雖然日後班上共考取五名台大同學

(兩位台大土木,一位醫科,一位數學,一位資訊工程)

但還是成績最差的一班,二年級就被廢班

 

我和仁從此就分道揚鑣,各被轉往另外四個'好班'

國中三年級時,台灣忽然颳起一陣電玩旋風,仁也相當入迷

聯考前夕,竟被臨檢的警察抓到帶回學校處置

但仁還是應屆考取建國中國

建中畢業後,考取第一志願台大醫科

現在仁已是一名知名的醫學中心林口長庚教授級名醫

 

不過同樣考上台大的同學達成很不服氣

因為成每科成績都不會輸仁,只有英文是成的痛

達成認為若他小學也有機會去美國九個月,他也考得上台大醫科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由於當時還未開放出國觀光

所以根本還沒有小留學生這個名詞

不要說小學去過美國念書九個月

就算在美國念九年中小學再回台灣考聯考

以美國如此輕鬆'愛的教育'制度

真的不太可能在不加分狀態下考取第一志願

 

我的美國夢,如同蔣夢麟在'西潮'裡朝鮮篇裡觀察到的

韓國人對中國從景仰崇拜經日本殖民政府教育後

印象急轉直下一樣

 

上高中後,由於那時高中生比較憂國憂民吧

加上校風放任自由

放學後,同學大夥常成群結伴

戴著大盤帽到重慶南路或央圖,看各種報章雜誌書籍

才逐漸認清美國早已不是自己童稚時期那個天堂美國

 

從傅高義的'日本第一'開始許多書作者

將國力和人民素質還有國家逆差,順差混在一起評論

例如日本貨品質好

能橫掃世界是日本人勤奮,節儉,素質高,治安良好

 

相反,美國人好吃懶做,第一流人才都流向法界當律師

以興訟賺取高報酬

這種對整體國家競爭力提升沒顯著助益行業

治安敗壞,到處都是搶劫槍擊

教育除了長春藤大學以外,許多野雞大學畢業生

數學程度甚至還比不上日本高中生

就從那時開始,我的美國夢就逐漸破滅

 

不過以後會寫,代替'美國夢'的'日本夢'也維持不是很久

一股更強大,但更傷心的夢代替了日本夢,那就是'香港夢'

天啊?我怎麼那麼長期迷戀香港的一切

 

從大一開學東海男舍餐廳撥放的上海灘開始

我因為港劇和香港電影.瘋狂迷上香港

 

直到退伍二年後,從羅馬搭乘意航在香港轉機要返台時

被港英政府的機場女海關

極度輕蔑,用我聽不太懂的廣東國語

粗魯手臂一揮並大聲不耐煩斥責我說:

去,去,去,台灣人到那邊排隊去

但只見她轉身面對西方白人,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噁心臉孔

 

我的香港夢就在那時碎了,也發誓只要進入香港要港簽

就算抽到免費機票

我也不會到香港去當被歧視的二等國家遊客

 

就在香港夢夢碎,心中已無任何國家

可供'幻想景仰'半年後,1994那年年底

我為了想追求一位新北市的國小老師

突發奇想想到墨西哥買一頂草帽送她

才勉為其難,踏上我認為是危邦的小時夢土美國

 

那次為追求感情的人生第一次自助旅行

徹底改變了我的許多觀念(應該說是對美國偏見)

隨後不同時期,又去美國旅遊三次

雖然只是浮光掠影,所去的地方交談的人有侷限

但絕不是電影和影集濃縮後極端的美國

 

美國當然不完美不是天堂

但至少是我去過十多個國家中,最接近天堂的國家

除了自然景狀多元壯麗,人民友善有朝氣

最重要是法治體制比較健全,鼓勵創新,容忍失敗的精神深植人心

政治選舉制度

讓錯的施政決策有自我修正不貳犯的功能

 

只可惜太遠,找不出足夠時間(主要是小孩)

再度重遊回味沒國夢

/tmp/phpSUktg3

廣告時間:給想上網購買磁磚的客戶的叮嚀注意事項

我的手機:0932-080-995

我的公司臉書粉絲專業,請幫忙按讚,不勝感激

https://www.facebook.com/an20101125

[Q&A]如何向金晟發購買磁磚

【關於金晟發】來店&來電

http://an20101125.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spref=fb

http://an20101125.pixnet.net/blog

http://blog.xuite.net/an20101125/blog/81144842

http://blog.udn.com/an20101125/5585988

    全站熱搜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