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8019_531388136952854_1501309453_o  

說來奇怪,仁的糧抹庫庫長師父,竟然只剩一個多月就要退伍

著趕快交接業務給仁,這無可厚非

但交接第一天,仁因為不熟又緊張過度,做錯一個帳目
他師父破口大罵不停,還叫他立正手貼好

畢竟這是他們連上公事,本排老兵不便插手
幸好最老,馬上要退伍的"攀阿"紅軍
也是配屬本排的庫兵趕來排解
只見攀阿紅軍心平氣和對仁師父說:
你在幹嘛 ?
部隊是破大冬弟兄在管的,破無冬以後就應該淡出江湖
破百以後就應如老憎入定全無脾氣
接受學弟們的祝福,好好等待平安退伍

海陸每個坎站
都有每個坎站的應對進退,這才是真正當過海陸
你看你
不只破無冬,破百,還下個月就要退伍
應該沒有任何脾氣才對
何況還為小事,向你最親的徒弟發飆,像話嗎?
我真是上了好棒也溫馨的一課

 
[軍容校閱]
從下部隊第一天開始 ,全排晚點名前的體能訓練提早一小時
不是操體能,而是練習踢正步
準備十二月初的團部軍紀整建週重頭戲
踢正步給大閱官盧煌欽團長看

其實這樣忙也好,據學長說
我因此少操不知多少下的梯次操伏地挺身,哈哈

踢完團部正步,還沒喘口氣,繼續練習踢正步
因為年底是司令部所有直屬部隊的軍容校閱
還預校好幾次,好像是高王鈺參謀長來預校

不管是預挍還是正式校閱 ,比照司令部體能抽測
只能留伙房,安官,正哨各一,共三人
就會發生罕見的紅黑軍站衛兵趣事
紅軍安官,黑軍正哨

不過當時的438T黑軍是硬斗的裝載預士班出身班長
硬是強迫437T上兵紅軍去站營門正哨
兩人差點打起來,沒人敢管

黑軍班長說:才差一梯,我是下士耶
後來兩人私下到榕樹下"談判""溝通"結果,還是強勢的黑軍站安官

好懷念正式校閱時
各路海陸連隊,刷刷的戰鬥靴聲中
雄糾糾氣昂昂,充滿男子氣概的向司令台上的馬司令敬禮

插曲是461T鄭學長因為緊張過度,把刺刀掉到地上
大發雷霆的營長,事後好好整了學長一頓
 
過年時,全部弟兄分兩批放假
想也知道,最新的我,當然是放第一批

好像是初一吧?前一夜才圍爐沒多久
就趕回左營,讓第二批學長放假過年

到部隊後 ,天啊?髒亂的像拉圾場一般
一點都不誇張
老兵沒能回家圍爐,已經老大不,誰來打掃
所以我回部隊第一件事就是"大略"打掃一下營舍

大過年的
一起留守的學長,班長,都笑嘻嘻的,沒找新兵麻煩
在政府公告的春節休假日期間
每天沒有三清五查 ,也沒有早晚點名
當然更沒有操體
不用收棉被,想睡隨時皆可睡
排長和營人事官,還有班長都有包給我紅包

三餐也很特別
因為人少,過年期間不用打飯菜
每道菜都是像餐廳般用大盤子放在大餐桌上
大夥好像圍爐般用餐,很溫馨又好吃
(當然軍官獨立用餐)

比較過份的是團部連軍官排
竟然下正式電話紀錄
要各獨立開伙單位,三餐用大盤子各貢獻一道菜
團部連伙房兵未免太刷了吧

附帶一提,根本沒佈達,也沒任何風聲
二月一日一大早我正在站營門正哨時
(過年那個月,沒有專職五人哨,大家放一樣天數假)
我攔下一部欲直接闖入營區的福特轎車
只見搖下車窗的陌生中校說:他是新任營長
我頓時呆住,回過神,
馬上很狗腿的,恭敬大聲向新營長敬禮
想想
印象真的很深
 
等過完年第二批學長休假回來,他們才知道換新營長了
紅軍443T砲王學長,放退伍假到月底,準備退伍才知道換營長了
為何要提到砲王學長呢?
因為學長九點收假前不久
司令部下電話紀錄說:第二天一大早要抽測本排刺槍術第二交集
排長馬上提早集合大家,把木槍從庫房領出來,準備練習刺槍

沒想到已經破大冬的458T陳高本值星班長兩手一攤說 :
他已經忘了如何刺第二交集
排長也傻着了,排長吹噓他念中正理工專科班前曾在陸軍官校入伍訓
被苦操過第二交集,不過有點忘了

不會就不會,還死要面子
站在我旁邊,剛被營長從彈藥連調來469T細漢學長小聲對我說,他會
不過他才剛破小冬,不要太囂張
他說,同時和他調來本排的常士34期任中
,很擅長第二交集,不過還沒收假

全排傻在那裡,只見以前學長大談當年勇
原來去年同一時間,司令部也曾抽測第二教席
,不過之後就沒再練習
這時砲王學長才剛踏入營門,換裝完畢入列
很吃驚對高本班長:你不會第二教席?
然後微笑說: 臭新兵,真好命,我來背值星

只見退伍前夕的上兵紅軍,氣勢傍博的背上軍旅生涯最後的值星帶
幫我們這些學弟,好好上為何要尊重老兵的一課
砲王喊口令,黑軍445T肉奇和448T村長兩位學長熟練的示範給大家看
只刺一次,二位457T學長馬上說,記起來了,也下去刺,還刺的很不錯
真是一梯不如一梯,一點都騙不了人

最後分462T以前學長一組
之後較不熟(應該說幾乎全然不會)一組練習
那晚讓我對陸戰隊的學長制第一次,打從心底完全折服

後記 :誇張的是,第二天刺完槍,一樣完全沒再練過任何一次第二教席
第二年同一時間,那時我人在飛指部
全連一樣只剩當時紅軍469T細漢會第二教席

破小冬前,他在彈藥連每週六都要刺第二教席
不過那時,我們已經從司令部三處體能戰紀督導小組
調來朱上士來當我們排副
開玩笑,專門示範刺槍術排副手下怎可不會第二教席
但抽測完,還是一樣沒再練習了
所以第二教席,我也完全忘光光
 
上文提到紅軍示範刺槍術第二交集
讓我對57年次陸戰隊學長除了敬佩外,還替他們感到心疼
怎麼說呢?
57年次陸戰隊學長新兵時 ,還是明文規定可公開打的打罵教育
火爆的肉奇445T呂學長就說過
他下部隊時,每天被老兵動不動叫臭新兵亂打
 
有一天他實在忍不住了,就壑出去和老兵對打
雖然最後被吊在單槓場上,被學長們用S腰帶抽打
但他說,他一點也不後悔,否則無處發洩,他會發瘋
 
中兵時,聽說國防下文令禁止打罵教育
少了打罵教育,無形中,學長制比較沒那樣恐怖
而且他們中兵時,正是台灣閱兵和演習最頻繁時候之ㄧ
甚麼苦差是都有他們的份
 
還有一次,例行整理半邊帳篷時
我問463T學長有沒有真正搭過半邊帳篷
463T學長說沒有,旁邊462T學長笑呵呵的微槌一下463T學長
說:才差一梯,你們大專兵真好命
我新兵時,常常被學長要求限時搭好半邊帳篷,竟然你連一次也沒搭過
 
不要說同梯爸沒搭過
到退伍我也一樣沒搭過半次半邊帳篷,真是汗顏
 
等到57年次學長破無冬後, 部隊不斷收回老兵福利
之前他們相信新兵過的愈苦的話,輪到老兵時福利更多
沒想到,他們並沒有
僅以此文 向57年次的三年陸戰隊學長致上最深的敬意
 
當時理論上,每人每周只有周日上午放假十二小時
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回台北家

想回家,只能排五人哨衛兵
種類只有安官和營們正哨兩種
每月輪休五天,莒光日前一晚須全員到齊

我這麼新,想排進去五人哨
別做夢了,想都不敢想,連值星班長都在搶當安官了

所以我這個最菜鳥
常常每天午休時間幫班長或老兵
代站二小時的安官
什麼都不懂 ,也跟人家站安官
還好沒出狀況,算我好狗運

除了安官外,深夜提升戰備時,我還要站一班副哨
說來諷刺,正哨的一兵學長身上的武器只有刺刀
反而我這個菜鳥上兵副哨
卻是帶十發實彈荷槍上哨

最老的正哨哨長是460T一兵學長
最新的哨兵是462T學長
深夜有人相伴聊天,時間過得較快
學長此時也比較沒有架子
不像白天那般森嚴的學長制

正當對休假回台北早已不存幻想時
過年期間
二月一日新營長無預警上任
首先下令
將全營各連回役管訓兵調到本排
並占缺以便就近看管

問題是調來的這些學長,營長根本不讓他們站衛兵
但他們佔本排缺,所以本排沒有名額補進新兵
意即能站衛兵的人數愈來愈少
所以新營長斷然下令取消深夜副哨

更重要的是
新營長設時限,限時承認學長以前的積假
而且必須拿二天積假換取前一晚1800開始放的一天架
逾期不放作廢

當過海陸的人
都有遇過這種新老大不承認前任老大積假的事
新營長還算好
他說二個十二小時假,不是等於一個二十四小時假嗎?

此令一出
學長們個個比梯次誰老
爭先恐後,排隊放假深怕辛苦存下來的假逾期化為烏有
我就這樣幸運補上最菜的正哨

附帶一提的是
聽說
我是本排有史以來第一個大專兵正哨
因為正哨服裝儀容比照總統府憲兵(不能近視)
而大專兵沒有近視的可說是稀有動物
於是我滿心期待
三月一日起的正哨生活來臨
 
還記的當年每年年初
司令部有辦"三民主義講習班"簡稱"三講班"
不過夏處長嚴令,不得簡稱三講班,說怕被誤會為"三叔公開講班"

全團大專兵,幹部,分三梯次,全要參加
結果第一次模擬考成績,大家都慘不忍睹
強悍的夏德玉處長<後升少將主任>破口大罵
要求全部帶到燕巢頂*山支援連,閉關苦讀一周
 
(本營補給連連長,模擬考考太差
被夏處長, 當我們這些小兵面前,把考卷往連長臉上砸下去
還破口大罵的很難聽
並當場命令連長也要到燕巢山上閉關
支援連連長以禮相待,不只讓出副連長寢室
還派一位士兵,當補給連連長傳令服侍連長
要離開前一晚晚點名時 ,補給連連長公開表示
這一周是他當連長以來,最輕鬆舒服無憂無慮的時光,印象很深)
 
真是爽歪了
不用出任何公差勤務, 遠離左營
累了, 就去連上福利社解除疲勞
一周後,進駐火牛營區203營一周
也是很輕鬆
(印象很深,一位高階教官才打包票,美軍只是在嚇海珊,不可能犧牲美國人生命
剛說完第二天就爆發第一次波灣戰爭)
20210919_135536 (2).jpg
 
(第一次波灣戰爭.美國空軍女兵在戰場操做
當時先進的軍用電腦系統
UNIVA公司的UNIVAC 1100/80)
 
尤其看到各連,都在為了329體能戰技,大操特操
更是有賺到的感覺
歸建後,發現最愛操兵的班長,奉令要去支援
新兵銜接教育班長三個月,更是爽上加爽
 
陸戰隊每年年初,都會舉辦三民主義講習班,簡稱三講班
 
雖然團政戰處長夏德玉中校,三申五令嚴禁大家稱呼三講班
 
因為會被戲謔為"三叔公講古班"有損政治作戰崇高的地位
 
對象是所有基層連隊所有大專兵和士官軍官,分三批次進駐火牛營區一周
 
顧名思義
在那還是動員戡亂時期,參加這種性質的講習班
主要是單方面的單一政黨政治思想傳輸
對我們這些義務役阿兵哥來說
甚麼都是假的,只有平安退伍才是真的
所以台上說甚麼,點頭稱是,混過一天就對了
 
但剛好有一位小弟現在非常想念的本營彈藥連謝姓同梯
當年參加三講班卻有驚人之舉
那就是他那批三講班結業典禮,張亭舉副司令正在總結
所謂參加人員比沒參加的人
因多這七天三講班的上課思想更"正確"時
 
同梯突然舉手請示發言
張副司令很高興這種八股訓話,還有人有心得想發表
當然示意同梯可以發言
 
結果同梯竟然質疑張副司令所謂思想正確
是指效忠國民黨一個黨而已嗎
還質疑辦這種黨政不分的講習班
有損國軍應該中立的立場
 
同梯說完,全場空氣彷彿凍結起來
張副司令完全不敢相信,有人敢在那種時空背景說這種話
但也不知如何辯駁同梯
 
氣急敗壞的張副司令想了一下
大聲命令同梯:你給我到國父遺像前面罰站思過
事後,張副司令嚴格要求不得因此事處罰同梯
因為一查同梯忠誠資料
發現同梯父親
是大陸時期,黃埔軍校正期出身的國軍退役高級將領,真的沒輒

 /tmp/phpSUktg3

廣告時間:給想上網購買磁磚的客戶的叮嚀注意事項

我的公司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an20101125

http://an20101125.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spref=fb

 http://blog.udn.com/an20101125/5585988

歡迎來電詢問本店冠軍磁磚價格[公告文]

http://an20101125.pixnet.net/blog

    金晟發冠軍磁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